火星小视频app官网下载

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组
打开尘封的记忆,寻觅往昔的岁月
叙上海老底子事 忆上海老底子人
诉上海老底子情
搿拉浦东人
作者:侯宝良
资料来源:新民晚报夜光杯
浦东话朗读:郁琴妹
词语注释:“学上海话”公众号
点击下方收听音频,时长6分18秒。
浦东言话骂小人叫“小早死”,不过骂了未必真早死。动迁前,我伲隔壁有个叫“福(福读huo)康个老邻居,是个的的刮刮(dikdikguakguak完完全全,确确实实)个浦东人,绰号就叫伊“小早死”,伊也听惯了,勿动气(dhongqi〈动〉生气)。身体交关扎足(zakzok〈形〉牢固结实、健壮),一直辣江南造船厂当铆焊工。
亦君/画
前两日黄昏头(whanghundhou〈名〉傍晚),我辣曹家渡碰着伊。我惊喜个脱口而出:“小早死”!伊先一呆,后再认出我,一口浦东言话:“咦,侬只浮尸(fhousy〈名〉在水中溺毙多日后因自身内部腐烂充气(即巨人化)而浮出水面的尸体,其也可指的是方言,是对人的蔑称,多用作詈词),啥个风(沪语读轰)吹来拉?”伊马上又讲:“难听、难听,还叫我(whu浦东人“我”读“护”)小早死,再下去快要老勿死咾。”福康转而告诉我,伊已退休了,身体邪好(非常好,很好),就受聘发发余热:“走!前面勿远有家本帮菜馆,伲俩是浦东人呀,弄点老酒末嗒嗒(dak〈动〉尝。《集韵》入声合韵德合切:“嗒,䑛也。”)咾‘呔呔’(呔沪语读:谈)”
进菜馆坐停后,福康勿看菜谱,随口点菜:“清煸草头、扣肉水笋、咸肉百叶结,还有……”我趁势插上嘴:“脚爪黄豆汤。”“对拉个,迭个黄豆酥来个邪(最好)?,来瓶黄酒,摆两只汤盅(小碗)。”话勿出三句,福康又转到浦东个话题浪:“浦东现在吃价(qikga了不起,看不出有本事,厉害。常指平凡而干大事)来,样样做大。陆家嘴是邪闹猛。金茂大厦(dhahho上海话读:汏画。“厦”读上海话“夏天”的“夏”。“厦门”的“厦”)本来蛮高,现在旁边又戳起一幢还要高个上海环球金融中心,492米拉。”我附和伊:“做大是伲浦东人个特长,咸肉斩得像斧头、蓝花边个汤碗像钵头、外公要叫‘大大(读汏汏)’拉,就连讨娘子也欢喜(huoexi①〈动〉喜欢。②〈动〉爱)大个,‘浦东大娘子’是伲个特色呀。侬娘勿是比侬爷大吗。”讲得福康连连点头:“是拉个(对的)是拉个,人家常讲‘男大三、堆金山,女大三要屋脊坍,’搿拉(我们)浦东人‘勿买账(mazan①〈动〉〈动〉领情。②〈动〉因佩服对方而接受)’,伲娘大伲爷六岁拉,乡下造仔两幢楼房勿曾坍过,倒是动迁咾拆脱个。大娘子好啊!伲娘待伲爷、伲阿奶是呒啥话头,热天绿豆汤,冷天赤豆汤,三日两头笃蹄胖,身体勿好送到床。‘老法里人(祖辈)’讲大娘子嘛‘识货(sek hu①懂行情,懂货物质量。②内行,懂门道。③识人头。④懂事)’。”过去有人家爷娘年老体弱、“儿(hhou读后)子”小,讨小娘子怕勿善操持家务,噶咾(geklao〈连〉所以)往往就娶个大龄姑娘当新妇(xinfhu〈名〉媳妇)。福康渳(mi〈动〉品味,小口少量喝。《广韵》上声纸韵绵婢切:“渳,《说文》,饮也。”)口酒又讲:“伲爷是老实头(laoshekdhou〈名〉老实人),有趟买货色价钿吃亏(qikqu 亏沪语读:区、岖、驱、區、躯、嶇、軀、驅)了,伲娘勿买帐,领仔伲爷就去评理。店家看到迭个能腔势(qiansy①〈名〉架势。②〈名〉样子,情形),服帖,就讲,阿姐带了小浮尸来上腔(shangqian①〈动〉比喻发作。②〈动〉寻衅)。不过大娘子生小人后,面容相对见老,有趟伲老师问我(whu浦东人读护)来开家长会是侬啥个亲眷,有眼同学瞎三话四(haksehhosy瞎说,胡话)讲,勿是大姑妈就是小姨婆。”福康讲得是滔滔勿绝,侧头看旁边个服务员小姑娘辣暗好笑。“笑啥?现在迭辈后生家(hhousanga〈名〉小伙子)勿是讲:年龄勿是距离,女大男小只要末欢喜,‘姐弟恋’末时新呀!”我取笑福康口才好,唱浦东说书蛮灵光(相当不错)。福康讲:“早前头(以前)我(whu浦东人读护)辣厂文艺队是唱个,迭只老生活劲(老工作)简单,随口编编,拿块毛竹爿,敲敲乓乓器(panpanqi〈名〉钹)就好上去。”
福康忍勿住用筷子敲盆边打拍子,旁若无人轻声唱起:
“采、采、采、切采采采,
门口个皮匠蛮滑头,
修起鞋子摆噱头,
骗骗人家末老实头,
碰着钉头和铁头!
踢脱伊鞋摊头!
赶伊啊……走!
采采采,切采、采。”
远处个服务员见伊反复敲盆,以为伊辣招呼呢,走过来问:“先生还要点啥?”福康如梦初醒:“呒啥、呒啥,喔就来一发尼(大碗)饭。”小年轻勿懂“发尼”是啥量词,面露茫然,我忙作解释:“发尼,是浦东人讲个大碗,汤盅就是小碗,作为本帮菜馆,要懂点浦东闲话啊!”
酒醉饭饱后,外面早已灯火阑珊,福康拿着牙签剔牙,一脸愉悦:“难得啊,分开多年,齐巧(xhiqiao〈副〉恰巧,正巧)碰着侬迭只烂浮尸(浦东人昵称),辰光勿早来,早前头迭歇(从前这会儿)正好是伲浦东人出来卖长锭(一种冥币),长锭要哇——长锭噢……”
作者侯宝良老师简介
侯宝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,经济师职称。
散文、随笔、故事作品散见于上海及各地的报刊、杂志和电台。在《新民晚报》各版面已刊载了一百多篇的文章,汇集出版了《我和飞燕有个约》,先后出版了散文集《弹街路》《弹街路续集》《申情难忘》,评论集《孰是孰非》。
多年来参与国内各类征文,其中《德娥》、《莲芸祈福》荣获第十六届、十八届中国月饼文化节征文的“一等奖”;《凝固的记忆》、《世博人家》、《三气定忠魂》《上海书展为我写好“上海闲话”》等先后获得上海移动十周年征文、上海“世博会”征文、上海第十七届读书节征文以及上海书展十周年征文的“二等奖”,还获得上海十六届国际艺术节、2017年第二十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等的“最佳作品”奖、《做生活的强者》获2018年上海市民文化节改革开放四十年阅读中真善美征文的“十佳作品”。
作者:侯宝良老师
朗读者简介
朗读者简介:
郁琴妹 播音名(琴妹)
原宝山广播电视台一级播音员。从事播音工作42年。90年代初曾两次借调上海人民广播电台《对农村广播》做替播,与顾大伟老师、朱叶进老师搭档直播节目。
△郁琴妹老师
特别顾问简介:
张林龙,男,本乡本土本地人。现为【学上海话】微信公众号特别顾问,上海政法学院教授,九三学社社员。
其长期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,业余时间把主要精力集中在沪语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工作上,坚持传承上海地域文化,保护本土传统语言。
他经常亲自拿文章改编成沪语,并对文章中的字作解释,方便新上海人学习。由他改编的文章或指导改编的文章,请播音员朗读后,多次被上海发布、徐汇发布、闵行发布等官方公众号、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采用。
△张林龙老师(左)钱程老师(右)
图片来自网络
责任编辑

杨张悦(上海海事大学)
来源:“学上海话”公众号
鸣谢:侯宝良先生赐稿分享!
原标题:《【沪语悦读】搿拉浦东人(作者:侯宝良 资料来源:新民晚报夜光杯 浦东话​朗读:郁琴妹 词语注释:“学上海话”公众号)》